發紅包,是中國春節的傳統之一。然而,如今這卻成為不少年輕人的一大負擔。近日,新京報記者調查了102名市民。結果顯示,超過四成的受訪者今年共發出了超過1000元的紅包,單個紅包里最多放入超過500元的人也占了四分之一。而紅包的流向主要是家族晚輩。
  紅包年年漲 家長壓力大
  今年過年,張阿姨很發愁。
  她在家中排行最小,上面還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。兩個哥哥和她家各有一個兒子,姐姐有一個女兒一個兒子。
  “紅包都快給不起了”,張阿姨回想起去年過年自家兒子收下的紅包,感覺“壓力山大”。
  去年,她家孩子從兩個舅舅家,分別拿回了1288元和988元的紅包,孩子大姨也給了888元。
  “但是我給他們都只給了600塊。”張阿姨稱,往年都只給500元,去年還加了100元,原以為自己夠客氣夠大方了,結果自家孩子一拿回紅包,“我覺得面子都沒了”。
  不過就這每人600元,就花去了她一個月工資的一半,“雖然是給自家人,但還是覺得肉疼”。
  “我們小時候,紅包有50塊100塊,就已經是天文數字了”。讓張阿姨不解的是,“怎麼過了十幾年,紅包都快給不起了呢?”
  今年過年,張阿姨又再次給紅包漲了價——每人888元。“管不了別人給多少了,這是我能給的極限了。”她說。
  借孩子名義 給領導送禮
  大年初二,18歲的李成(化名)從登門拜訪的“叔叔”手中,領過了“這輩子最大的紅包”——3000元。“叔叔”不斷強調,過年了,讓孩子自己買點兒好吃的。
  李成的父親在江蘇某政府任職,春節期間,家裡迎來送往,他也跟著收到了不少紅包。然而,3000元的巨額紅包,他還是第一次收到。
  聽說紅包里有3000塊錢,李成的母親跟父親商量,“趕緊也包個3000塊的送回去”。當天下午,李成父親就帶著紅包到那位“叔叔”家拜年,並把紅包塞到了對方孩子手中。
  父親解釋說,那位叔叔做生意,塞這麼大額紅包,肯定是有事相求,為謹慎起見,還是以送紅包的方式還回去比較保險。
  李成說,類似的紅包拉鋸戰,每年家裡都要跟好幾個不熟悉的“叔叔”上演好幾次。李成父親介紹,每年過年期間,前來給自己拜年的下屬等,都會給孩子塞類似的紅包,碰到數額大的,他就要以拜年名義再“還禮”。
  最讓李成開心的,是父母同意了李成可以留著3000塊錢,儘管他明白,這錢說到底還是從父母身上拿的。
  加入20個群 搶到200多元
  在網友“花骨兒”的手機截圖裡,20個紅包群赫然在列。除夕晚上,她搜索並加入了20個“紅包群”。這些群,有的是普通網友建立的分享群,有的則是商家的促銷紅包群。
  “從1分錢到幾塊錢都有,最多一次也就搶了11塊錢。”她說。
  除夕晚上,“花骨兒”連春晚都沒顧上看,凈顧著在群里搶紅包了。除夕一夜,她總共搶到了212元紅包。
  在她看來,這些紅包群基本都是商家促銷建立的紅包群,吸引了大批像自己一樣的網友。而在商家發完後,還會有不少網友在互動聊天中發紅包,甚至有的男網友會在異性網友的呼喚下,連發多個紅包。
  而這些群,很多則在紅包大潮後繼續存活。“花骨兒”稱,自己加的群大部分都沒有退出,不少網友在裡面聊天,自己也認識了不少好玩的朋友,“這比搶紅包還好玩”。
  男友比闊氣 閨蜜搶“大包”
  今年春節,利用微信搶紅包,吳先生不僅自己在幾個工作群里搶到了700元,還利用“攻心戰”讓女友在閨蜜群一夜間搶到800元。他總結出的搶紅包“攻略”是:要懂得“攻心”,耐心“釣大魚”。這招數他在自己女友的閨蜜群中屢試不爽。
  吳先生女友的閨蜜群有7人,幾乎都有男友。吳先生作為第一個被拉進群的“家屬”,在除夕晚上分別發了2個紅包。第一個99元,人人有份,群里眾多女生紛紛點贊;第二個288元,初一0點發出。就在群里一片熱烈討論之際,吳先生說了一段祝福語後,轉身便退出該群,“深藏功與名”。
  好戲在吳先生退群後便開始了。群里的閨蜜在嘗到甜頭後,互相游說,對方和自己的男友紛紛被拉進群,參與紅包大戰。
  一夜搶紅包鏖戰,吳先生的女友一晚居然在這一個群中搶到約800元紅包,其中有人的男友一個紅包就發了888元。
  “微信的搶紅包更像是個游戲,人們的攀比心、對金錢的執念展現無遺。”吳先生說,現在想想,也算個不一樣的新年體驗。
  本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胡涵 楊鋒 吳振鵬 黃穎 李馨 朱自潔 李雪瑩  (原標題:春節發紅包調查 四成花費超千元)
創作者介紹

房屋裝修

dd11ddmd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